051 粟离王


  似乎,来了个了不得的人物啊!
  秦烨眉头皱起,望着那只是出场便也使得天地变色的鬼气阴云。
  天地静肃,仿佛也为即将出现的某个可怖之物而静滞。森森鬼气阴云,层层叠叠犹若波浪翻滚,不知什么时候,那阴云之中亮起一点点赤红星火。然而等看清时,才发现那是一双双闪烁红芒的鬼目。鬼气缭绕之间,阴云当中浮现出一只只充满阴戾气息地阴魂,这些原本暴虐残酷之物,此时竟在一种威压之下,整齐列队立于阴云之上。
  群鬼肃穆,千百阴魂鬼物敬畏簇拥之下,显出那当之无愧的一道身影。
  其人,威势如海,只静静站立于阴云之上,便有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可怖气势。此人影发丝苍白通透,披散双肩,面生阴阳,左半脸坚毅俊朗,右半脸枯瘦狰狞,身材颀长高大,穿戴一身黑红二色华丽锦袍,双目沉凝如渊,又似隐藏某种压抑着的暴虐。
  呼——
  毫无疑问,此人身份呼之欲出——秦烨凝着剑眉,轻轻道:“阴灵王!”
  群鬼之中,除了阴灵王之外,他还从中感受到另外几股威势甚为不弱之魂影来。细看正是伫立阴灵王身后几道恶魂,其中一个虎首人身,面显怒容,正是方才与他二人交过手的虎首恶魂!在其身侧,还有两道同样威势阴魂,一个狼首人身,与那虎首恶魂外形相类,只是更加高瘦;最后一个乃是人形,只是周身笼在阴气阵阵黑袍当中,看不真切。
  “秦公子,你看那是——!”
  身旁金瓶儿蓦地一声惊呼,语气中满是惊疑不定,叫秦烨也委实意外,皱眉顺着目光所指之处看过去,登时惊愕当场。
  阴灵之王名曰“粟离”,麾下三大恶魂,分为虎、狼、阴三大鬼将。
  此时在那鬼将三人里,阴魂鬼将身后,竟有一只赤目伥鬼,手中纸绳套索,正自牵着一人。阴云涌动,只见那人须发皆白,面容清矍,不正是等候在商南山外边的周一仙?
  秦烨心中,不由“咯噔”一下。
  局势,一下子变得糟糕!
  他委实未曾想到,一向以“脚底抹油”之能享誉此方世界的周一仙,居然在一处他知晓根底之处折戟沉沙,叫“粟离王”麾下伥鬼给逮着了!他此时两眼一闭,陷入昏迷,倒是可以不管不顾。
  只他不知,如此一遭,算是把秦烨彻底陷了进去!
  若说在此之前,秦烨尚且有所选择余地,那阴灵王倘若委实无法与之敌手,还可暂且撤离;那么此时周一仙失手,他无法坐视此人被鬼物所害,更别说先前赠予的符纸帮了大忙,便只能背水一战了!只看此绝世鬼物出场气势,可谓鬼气滔天,凶煞无比,秦烨心底还真没有把握能一定便能胜过它。
  “金姑娘,”秦烨犹豫片刻,还是开口问道,“不知姑娘可否相助在下,将周前辈救回来?”
  金瓶儿显然早便预料到他会如此说,秀手撩动发丝,笑着道:“老前辈于我也有相告之谊,小女子非是忘恩寡义之辈,救回老前辈我也十分乐意,只是——”她不出所料地话锋一转,又道:“那阴灵之王魔威滔天,小女子恐怕决计难以阻挡呢!”
  “呵呵。”
  秦烨深深地看她一眼,却是听出其言外之意,“金姑娘愿意出手相助,那便再好不过了。至于阴灵王,便交给在下牵制吧。”
  “咯咯咯~秦公子义薄云天,那小女子便拭目以待咯!”
  别以为金瓶儿此时说话,乃是诚意想要相帮,她不过是看出秦烨内心决断,方才借此机会利用他,牵制那阴灵王罢了!
  可秦烨也别无选择。
  甚至他都不能确信金瓶儿此人会否兑现眼下承诺,但魔威浩荡之阴灵王在前,他哪里还有转圜余地?便在两人短暂交流之际,打量了两人一遍的阴灵王“粟离”,忽地开口说话了。让秦烨十分意外的是,这有张可怖鬼面的阴灵王,声音里却如寻常之人那般温和明朗,全不似先前鬼物恶魂那种嘶哑刺耳、阴气森然。
  “人族修士,尔等缘何要侵入吾领土之中?”
  “杀吾阴民,伤吾鬼将,尔等可知自己罪过?”
  秦烨脸上闪过异色。
  先前那虎首恶魂语气切切之中,便有一副义正言辞模样,不想这阴灵王亦是如此。莫非此鬼物困在商南数百年,倒将此处当成其天然的鬼域领地了?
  “阁下——”
  “吾名,粟离。”
  “好罢,粟离阁下——若说罪大恶极,我二人再是如何,又怎比得上阁下屠戮商南所有生灵,更加适合这个名头呢?”
  粟离王似沉默片刻,眸中闪过异色,道:“天生万物,各安其本——吾等阴魂之属,本就以杀戮生灵为生,有何罪过?难不成你们人族杀生食肉,还要问问那些猎物同不同意么?”
  “呵呵呵!”
  秦烨都叫他此言气笑,摇了摇头,朗声道:“你之言语,倒也无错。不过,既然阴魂杀戮生灵,乃是本分无罪;那在下身为人族修士,秉持正义,诛邪除魔岂非亦是本分之举!你这鬼物头头,又有什么理由指责于我?”
  “大胆!”
  “放肆!”
  “胆大妄为!”
  一听他出言不逊,粟离王身后三位鬼将,便忍不住齐齐怒喝!便是粟离王本身,也再保持不住那番淡然自如,面上神情一寒,不过旋即似想到什么,又露出笑意来——
  “你这修士,倒也有趣!”
  “便也罢了,吾留你一命,不吞食你的生魂,只叫你来吾麾下做第四鬼将吧。”
  “虎、狼、阴三将何在?”
  只见虎魂鬼将、狼魂鬼将以及那唯一的人魂鬼将齐齐踏出一步,躬身喝道——
  “属下在!”
  “且将此人擒回,勿要伤及生魂,余者都杀了吧。”
  “谨遵吾王法旨!”
  鬼将领命而出时,忽地此时一阵大笑传开,却是秦烨长身而立,站定虚空之中,身后只有一道柔柔灵光,却是面对整个商南千百恶魂!
  “哈哈哈哈哈哈!”
  他轻蔑看了众鬼一眼,朗声道:“别装腔作势了,一齐上吧!”
亚博体育app安全吗  虎魂鬼将先前吃了一亏,没有说话,倒是那狼魂鬼将嗤笑一声,嘶哑声音低喝一句“狂妄”,竟是架着黑云御法而来,在他身后,一群凶厉伥鬼恶魂紧紧跟随!秦烨根本没有理他,御空躲开,却是趁着回身之际,凝眉看了金瓶儿一眼,接着猛地发力,身后雾隐灵宝迎风而长,成了巨大一块玉质之令。隐约之间,那碧色通透的法宝当中,一个繁复的灵阵线条悄然而显——
  “粟离王,你不动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啦!”
  灵阵一现而逝,便有一道氤氲灵光,不待阴灵王回应,便已然攻到他身前!粟离王心有恼怒,抬手打出阴气利爪,将那氤氲灵光轻易击破,但在瞬间,他便觉察出异样之处——嗯?不对!——那道灵光破裂,却并没有就此消散,反而化作一股浓郁雾气扩散开来!
  粟离王脸上闪过怒色,却又怀疑雾气有异,连忙飞身而退。
  再看之时,却见山谷之中浓雾滚滚,犹如浪涛,只短短一瞬之间,它竟超过那些诸般阴戾鬼气,轻易充斥到整个山谷之间!商南山上,两峰之间,这一处修建了山神庙的山谷里,居然放眼只剩浓郁无比的雾气,便是阴魂以神念窥伺,竟也只能透出七八步距离,再往外时,却如同深陷黑夜无法预见!
  粟离王冲天而起,脱离雾气笼罩,脸上惊疑不定!
  接着又有几道阴森黑云冲破浓雾,却是同样面带疑虑的三大鬼将。随即,商南鬼物的三大领袖人物,便飞身半空,只听得山谷里一阵阵刺耳哀嚎,似有道道金光闪烁,接着便感觉那些打上其印记的阴魂恶鬼,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消亡!
  “该死,该死!”
  粟离王怒不可遏,他知觉十分敏锐,此时脱身雾气细细感知,发现那浓雾竟有些“鬼域”之意,最强效用竟是限制神念感知!这无异于将他剥夺视野灵觉,直接成了凡俗之中的瞎子!
  “阴大将,速速召唤风卷气流,把这些雾气尽皆吹散!”
  全身笼罩黑袍当中的阴魂鬼将,立时领命而去。只见他招来一阵阴气森森的风来,吹开一处数十丈大小的空缺。但这一点空缺相比笼罩整个山谷的浓雾而言不值一提,仅是解救出一两个恰好迷惑在此的伥鬼罢了。
  更麻烦地是,那滔滔浓雾在缺口打开片刻,便再度合拢。想要一直维持,阴魂鬼将必须时时保持阴风才行!无奈,阴魂鬼将只得降下阴云,进入到雾气当中,再度招来更大的阴风吹散浓雾。
  谁想,就在他吹开身前十丈距离的雾气时,那浓雾之中,竟有一人凝着两道巨型剑气,正等着他露出破绽!阴魂鬼将尖利鬼嚎一声,忙不迭收起阴风,凝聚鬼云防御,差点便吃了个大亏!
  等粟离王一道鬼爪支援过来,秦烨早已长笑不已,躲入浓雾当中去了!粟离王惊怒交加,猛地长啸一声,周身张开阴云鬼气,竟形成一道滔天屏障笼罩了整座商南山。接着便听粟离王愤怒咆哮响彻山谷——
  “可恶人族修士!”
  “此山尽已封锁在吾气息之下,你已然是笼中之鸟、涸泽之鱼,休想再逃脱!”
  “吾劝你尽早臣服,免受炼狱冰炼火炙之苦!”
  秦烨知他所言不错,也不回话,只朝着感知之处往周一仙所在而去。浓雾于别人乃是阻碍,但对于他却是助力。他感知到周一仙气息所在,正被带向山神庙方向,急速追赶,不想路上浓雾当中尽是鬼怪。挥手诛灭时,猛地察觉身后一股心惊肉跳的气势,却是那粟离王通过阴魂伥鬼死亡之处,一举找到了他!
  真正直面粟离王其人,秦烨越发能感受到那股如同山岳一般的压力,只两记鬼爪撕裂破空而来,便断掉他救下周一仙之念,连忙飞身转换方向,躲入另一边的浓雾当中!粟离王怒喝连连,虽通过鬼修威能之法,将那雾气搅得天翻地覆,却终是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约束那些雾气,始终驱之不散!
  且说另一处。
  金瓶儿在那浓雾骤然降临时,浑身一颤,那种宛如失却视野、神念感知的迷失之感,叫她心中惶恐!虽然意识到此乃那秦烨之法,应是不会与她为难,却仍然让她十分难受,顿生忌惮之意!
  忽地,她耳边传来一阵话,接着眼前浓雾竟破开一条清晰的路径出来。
  金瓶儿小心探视片刻,若有所思那般看了眼身后浓雾,接着飞身没入其间,循着路径直追过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x254.com二五四书吧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x254.com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