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侯爷回归


  天羿侯府的世子谁人不知,天生绝脉,与武道绝缘,是个彻彻底底的废物。
  这样一个柔弱的废物,怎么可能突然跑到这里来,而且还放出恐怖的火焰,秒杀了青毛怪物,那可是天羿侯都需要拼命才能击杀的可怕存在。
  “多谢少侠救命之恩!”
  这些天羿卫愣神许久后,在心里否定了那个荒谬的念头。
  不管怎么样,这个少年的到来等于是救了他们的性命,大恩当谢。
  “郭叔,这就不认识我了?”
  齐天宇看向站在最前面的一名将领,淡笑着问道。
  “你,你难道真是…”
  郭荀立刻瞪大眼睛,这声音太耳熟了,再配上少年的相貌,他心里刚刚才被压下去的荒谬念头又冒出来了。
  之前齐天宇打破禁忌枷锁产生的异象,他就是第一个发现的。
  虽然能够远远看到,可是他们却怎么也走不出去。
  “一别两年多,没想到你们竟然被困在这里,怪不得…”
  齐天宇点点头,看着这些幸存的天羿卫,居然只剩下几十个了。
  “什么?这真的是世子?怎么可能?”
  “世子不是天生绝脉吗?怎么会变得这么强?”
  “两年?我们居然被困在这里两年了,不是开玩笑吧。”
  ……
  这些天羿卫顿时炸开了锅,既震惊这个少年强者居然是他们印象中那个天生绝脉的废物世子,又对自己等人被困在这里两年之久感到难以置信。
  这片古怪的空间没有日月星辰,是一片死地,更是让人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他们还以为才过去个把月呢。
  “世子,您…您说的是真的?”
  这个时候郭荀才终于确认眼前这个少年的身份,他心里同样惊骇,旋即又充满了苦涩,这一困竟然两年了,天知道发生了多少事情。
  “现在先给我父亲疗伤。”
  齐天宇知道这些人心里有很多想问的,但现在天羿侯的伤势极重,分毫耽搁不得。
  这些人误入了一片墓地,惊动了沉睡在这里面的尸奴,还有三头玄尸。
  不过现在这里的尸奴已经被击杀干净,倒是可以暂且停留。
  齐天宇掏出一大把上品元石,在附近布置了一个隐匿阵法,可以掩盖众人的生命气血,免得再被什么鬼东西给盯上。
  天羿侯的伤势很恐怖,因为催动秘术,强行动用超越自身极限的力量,致使身体出现一道道裂纹,若是不及时救治,很快就会崩溃。
  好在齐天宇赶到及时,给天羿侯服下几颗筑基丹,运功帮助后者炼化。
  筑基丹本就有固本培元的强大功效,用来调养伤体最适合不过。
  几十个天羿卫忠心耿耿地守护在四周,天羿侯的伤势这么恐怖,他们根本帮不上一点忙,只能寄希望于这个让他们十分陌生的世子。
  虽然他们到现在还没想明白那个天生绝脉的废物世子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而且还突然出现在这里。
  “嗯,肉身居然达到极限,可如今遭到极其严重的破坏,想要恢复很难,看来只能这样了。”
  齐天宇闷哼一声,施展秘术,燃烧自己的精血,转化为纯粹的生命元力注入到天羿侯体内。
  这种秘术叫化血术,地阶高级,牺牲自己的生命元气去救治别人。
  现在天羿侯危在旦夕,齐天宇又没有治愈类的脉灵,所以只能施展这种霸道的秘术了。
  他的脸色渐渐变色苍白起来,先前击杀那头青毛怪物看似轻松,实际上是他催动天元术,强提修为的缘故。
  最为主要的是,地心火这种至刚至阳的天地奇火,对于尸奴这种阴秽之物克制极大。
  所以才会如此轻松的灭杀一头玄尸。
  可现在他又催动另一门秘术为天羿侯疗伤,对他的身体负担极大。不过好在他的肉身已经体魄极限,生命元气旺盛,亏损一些还伤不到根本。
  直到天羿侯的身体上的那些裂纹逐渐愈合,齐天宇才停下来。
  天羿侯的伤势极重,在齐天宇的治疗下,依旧沉睡了三天三夜才苏醒过来。
  当看到自己的儿子,这个英武不屈的男人也忍不住虎目发红,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见到自己儿子了。
  父子相聚,虽然只是这具身体的父亲,但齐天宇仍旧感觉到一种温暖。
  前世他是个孤儿,虽然屹立在武道巅峰,可却没有机会品尝这种父母亲情温暖。
  而这一世,老天待他不薄,还让他在机缘巧合下救了自己的父亲,至此父母双亲皆在。
  “哈哈!好,不愧是我的儿子,连刘岐山那个老东西都被你斩去一条手臂,真是大快人心。”
  当天羿侯得知自己儿子最近干出的一系列大事,再也忍不住大笑,老怀欣慰。
  虽然他也对自己被困这里两年感到震惊,不过他心性非凡,很快便镇定下来。
  因为这些都不算什么,家族虽然没落,可亲人都还在,这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当得知自己的大哥齐坤这两年的所作所为后,天羿侯一阵沉默,旋即才缓缓开口,只是语气十分冷厉:“大哥啊,希望你没有真的背叛家族。”
  作为威震南阳的绝顶强人,自是杀伐果断。
  “恭喜侯爷!世子机缘深厚,年纪轻轻便如此惊艳,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郭荀满脸振奋地说道。
  如今天羿侯依旧在,世子又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要走出去,齐家的辉煌指日可待。
  可是这片诡异之地,他们走了两年都没能走出去。
  “天宇,你怎么闯进来的?”
  天羿侯眉头深皱,高兴过后便是忧虑,若是走不出这片绝地,一切都是枉然,迟早会被这里触摸的怪物耗死。
  而且他能感觉到,这片死地还沉睡着更加恐怖的存在,若是复苏,恐怕顷刻间便能抹杀他们。
  “这是一片凶葬之地,覆盖了庞大而繁复的阵法,一旦进入,很容易迷失。不过你们放心,我可以找到出路。”
  齐天宇淡然一笑,神色自信。
  虽然这片凶葬之地布置了很多惊天大阵,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不可能破开,但是他可以取巧,找到出路,这就足够了。
  天羿侯等人虽然有些不大相信,毕竟他们被困这里两年都没有找到出路,但是他们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齐天宇看了一眼凶葬之地深处,若是自己一个人也就罢了。可现在带着这么一群人,若是继续深入,触动了某些恐怖的危险,到时候他也护不住天羿侯他们。
  所以,他决定先退出去,等日后有机会再来探查,反正入口就在那座元石矿脉尽头。
  ……
  齐天宇凭借着丰富的阵法经验和无数次的推演,历经千辛万苦,总算带着天羿侯等人成功走出了这片凶葬之地。
  这片凶葬之地超乎他的想象,各种惊天大阵覆盖,环环紧扣。也就是他,否则就算是阵王阵皇来了,也得死一大堆。
  “竟然真的出来了!”
  “哈哈!太好了,我们出来了。”
  幸存的天羿卫全都激动欢呼,哪怕镇定如天羿侯这样的人物,此刻也忍不住露出激动的神情。
  被困在那种暗无天日的鬼地方两年,若非心智坚毅的人,恐怕没被那些怪物杀死,也早疯了。
  此刻一朝脱困,旁人很难理解他们的心情,这不亚于一次新生。
  “父亲!咱们走吧,还有惊喜等着你们呢。”
  等到他们的情绪发泄得差不多了,齐天宇才微笑着开口道。
  他们出来的地方并不是那座青铜门所在,而是在蛮荒深处。
  那座青铜门更像是一座传送门。
  “哈哈!能活着出来,能回家,就是最大的惊喜。”
  天羿侯大笑,遭此大难后,他的心境更加豁达。
  此刻他最迫不及待的是想回到家里,见到妻子和小女儿。
  “哈哈,侯爷说得对!能活着出来,就是最大的幸运!”
  “回家,我已经迫不及待了,两年了啊!”
  “他奶奶个熊,这次回去,一定要将南阳掀它个底朝天!”
  “肖家竟敢暗算我们,害我们死了那么多兄弟,血债必须要血来偿!”
  ……
  众人群情激昂,眼神里燃烧着熊熊烈火,哪怕只剩下几十个人,可他们此刻爆发出来的气势,却抵得上千军万马。
  齐天宇点点头,这群人的回归,必定会让整个南阳震荡。
  “我的天!好多元石,竟然是一座元石矿脉!”
  “靠,发财了!老子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元石啊!”
  “哈哈!世子大人,您给我们的惊喜实在太大了。”
  ……
  当众人抵达那座元石矿脉的时候,所有的人都震撼不已,即便像天羿侯这样的人物也忍不住一阵发呆。
  矿洞深处,那口幽深的黑洞口处,王岩和一群黑甲卫守在那里,气氛沉闷到极点。
  “都过去快半个月了,世子还没出来,我们不能再等了。”
  “对!世子待我们恩重如山,如今身陷险境,我等不能坐视不管。”
  “王副将,你若是不进去,就不要拦我们。”
  这群黑甲卫躁动不安,此刻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王岩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这十几天里,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止一次发生。
  世子进入这个黑洞后就跟沉入深渊似的,连他心里都怀疑世子发生了不测。
  可是他谨记着齐天宇进入前的命令,所以一直压着这群躁动的黑甲卫。
  然而现在,他感觉自己的威望已经不足以压制了,这些黑甲卫对世子的忠心已经超越了他们多年相处的兄弟情。
  “回来了!王副将,世子他们回来了,还…”
  忽然,几个黑甲卫从外面冲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喊道。
  “他奶奶的,你个小王八羔子,是拿老子寻开心吗?你看看清楚,这哪里有世子的影子。”
  王岩正心烦意乱来着,听到这样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那黑黝黝的洞穴。
  尼玛,世子有没有回来,他们还不清楚?
  “王岩。”
  这时,齐天宇刚好走进来,见到王岩发飙的这一幕,顿时愕然不已。
  “啊?世子?靠,什么情况?您怎么从外边回来了?”
  王岩的骂声顿时戛然而止,一脸懵逼地看着从矿洞外边走进来的齐天宇。
  然而更让他懵逼的还在后面,因为紧跟着齐天宇走进来的,还有一位身着青金甲胄的英武男子。
  “侯…侯…侯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x254.com二五四书吧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x254.com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